我們用日常,完成在地電影與愛情



顏佑龍導演

Sky 顏佑龍,在家養魚的導演。因《魚》獲得第九屆BMW Shorties 最佳導演、最佳影片等多個獎項,入選侯孝賢導演的 2017 年金馬電影學院學員之一。不當導演時,亦參與了《分貝人 生》和《Mrs K 》等拍攝。注重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不喜歡築牆。喜歡搭上燦爛的笑容。在家不修邊幅,留了頂阿公不怎麼愛的女孩子頭,近視八百度, Kaze 常笑稱他為巴生彭于晏,也有人說他長 Kaze 得像林宥嘉。


吴沁颖製片人

Kaze 吴沁颖留台七年,決定回流自己成長的地方。上一部作品忙完了何宇恆執導的HBO 亚洲原创剧系列。平日工作,帶著製片組上山下海,以及時刻管理好導演的理智線。自嘲是叛逆的老人,有股壞脾氣。休假時,不愛用腦。近期迷上古怪懸疑的書,卻又喜歡蔣勳清麗的文字,偶然會隨心畫畫。響應環保,製作手工皂自家用,喜歡一塊手工皂從頭用到腳的感覺。



「不是電影 Cinta Lokasi,我們真的愛上彼此」


Kaze 和 Sky 的相遇,要從2012年說起。他們一同製作一部在地電影《Pasar Malam 》,那也是 Sky 接觸的第一部電影。面對他人生的第一部電影,心裡有兩種悸動,一是夢想,二是Kaze。


當時的 Sky是美術組的實習生,留著染金的長髮,背著一個斜肩背包。他們的年齡差距八歲,Kaze 已是電影的製片, 處理事情起來,有一種俐落從容的智慧,強悍亮眼。雖知艱難,但反正,年齡差距永遠都不會消失,Sky 下定決心:「就是有想在一起的感覺」。他看見 Kaze 流汗了會遞上毛巾,受傷了會為她準備創傷貼。他就是這麼一個沒有包袱的人,情感表達亦很 直接。


Kaze 解釋,影視圈內,因戲生情有一個說法,馬來文稱為 Cinta Lokasi。在片場,兩人日夜相見,感受共同完成電影的那份感動,而產生情愫。隨著拍攝結束,這種感覺大多會逐漸消去。當時,Kaze已融入大人的世界裡,Sky 還在揮霍自由的年代,面對很多現實層面,Sky 很用心地拉近兩人思維的差距,他喜歡 Kaze 讓他的人生目標穩定下來,彷彿預先抵達了自己理想的模樣。


而 Kaze,從初期的不確定,到後來慢慢發覺這不是一般的 Cinta Lokasi,而是可以發展成長久相伴的一份感情。電影拍攝結束以後, 一群朋友還是常常約出來聚餐聊天。有一次,Sky 帶 Kaze去見了他的好朋友。在回程中,他做了告白,兩人就決定正式在一起了。

《最好的時光》是臺灣導演侯孝賢的一部電影,也是新娘最喜歡的電影之一。婚禮以此電影取名,當晚亮著「最好的時光 」的霓虹燈, 讓出席者們也能感受一對新人心中的悸動:「 時間靜止,此時此刻,我與你之間最甜蜜、最心動的時刻。」連辦了兩晚宴席,邀請了所有生命中想要見面的人。

Kaze: 「 我比較冷漠,可是他不一樣。他願意用二十令吉和老太太買一包紙巾,或者見路邊陌生人車子拋錨,他會下車幫忙推車。 他對待其他人的溫暖,那是我沒有的。」

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
COPY RIGHT © sa ya stories studio 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