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飛的小鳥

Updated: May 21


我們如何走過馬來西亞的春夏

故事系列丨【航空】

撰:主編



主編前言:


同事們問,為什麼我想做這個主題系列?


最初,是因為一位在航空業服務的朋友。疫情大爆發時,我們透過社交媒體,交換生活日常,感嘆生命無常。他自嘲,一隻到處飛行、沒有腳的小鳥,終於暫時落地。


後來,疫情進一步衝擊了全世界的經濟。深受影響的,已不再只是旅遊業和航空業,新冠病毒已經成為了人類史上的大災難。面對生命的威脅,以及生活的壓力,人類如何抵抗?


我開始大量閱讀世界各地面對疫情的新聞、分析和數據;也開始越來越好奇,這段期間,馬來西亞人如何度過他們的日常?又如何適應這段失去自由的生活? 疫情帶來的,不僅僅是生命的威脅,更是人們心理上的打擊。


3月18日開始,馬來西亞人踏入了行動管制的日子。而今,行動管制令一再延長,我們都知道,我們回不去過往的生活了。我清楚,這段日子的變化是非常重要的記載。


於是,我們開始邀請各行各業的人們,寫下他們在這段時間的故事,嘗試以這個主題系列,整合在本土各地上演的抗疫故事;只因,馬來西亞人,也需要一個抒發的平臺。


他問:「好故事」,不是要告訴世界,有關馬來西亞的好故事嗎?離開馬來西亞,和飛行的故事,怎麼算是好故事呢?

我答:如果能一起走過,就是好故事。

在這裏,天氣依舊炎熱,偶爾下雷陣雨,空氣中的潮濕更讓人難以忍受。但是,這就是生活呀!那些在日常裡呢喃細語的艱難,不可能如此輕易地將我們打倒。


要相信,我們會與世界一起熬過這場春夏。

暴風雨來臨前夕


他以為,SARS的日子已遠去,從來沒有想過這場肺炎全球化會完全改變世人的生活。


新冠病毒掀起了全球海嘯,他的飛行班表開始出現比SARS時期,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情況。由於各國開始封國,許多航班接二連三地被取消。這也意味著,有航班才有收入的航空服務員,命運走向未知。


航空公司高效地做出了應對措施。暫時保住了飯碗,但是,在他的執行班表項目欄上,是無止境的候命,不知道下個航班飛哪裡,以及什麼時候飛。

沒有航班資訊可以顯示的航班資訊板。


穿上了制服,飛往英國倫敦


一月,他從新加坡飛往英國倫敦。當時候,中國武漢已經開始封城,而一些國家地區也開始加緊對中國遊客的管制措施。他和同事們在倫敦的唐人街地區,已經買不到口罩;回到新加坡樟宜,則看見一些黃皮膚乘客戴上口罩,機場開始被一股不安氣氛瀰漫圍繞。新冠病毒這隱形殺手,彷彿早已跟著飛行,悄悄地繞了地球好幾個圈。


三月疫情爆發時的另一趟航班,恰好看見了東西方乘客面對疫情的巨大差異。離開新加坡飛往英國倫敦的航班,乘客大多為從澳洲返回英國,沒多少個戴上口罩。他們在機上和平日的乘客沒有任何異樣,都是趕在澳洲鎖國前離開。和其中一些乘客聊了有關疫情看法,他們的感受和當時英國政府一樣,都是佛系抗疫。


而離開倫敦的航班也是客滿,乘客主要是臨時買機票離開英國的中國留學生,他們全副武裝,像從化學實驗室走出來的研究家。在13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裡,他們不吃不喝,就連廁所都很少上。


他說,他永遠不會忘記,他在登機門口迎接這批每個都穿上個人防護配備的大軍時,那種彷彿逃離災難現場的感覺。我想,即使靠想像,那樣的畫面也足以讓人留下深刻印記。


飛機上的全副武裝。



世界面貌已然不同


多年前,他與許多到新加坡謀生的大馬人一樣,為了賺取新幣而選擇離鄉背井。想看世界,所以投身於航空服務業。


這一次冠病疫情,像洪水野獸般,覆蓋了全世界。從社交媒體看到各國的照片和文章,像是重新向他展示世界目前的新面貌。那些去過的地方,再也不是同一個模樣 ……


他鍾愛日本,喜歡日本的人事物。每次飛往日本,那些彬彬有禮、談吐斯文的乘客總是讓他感覺很愉快。記得有一年的日本航班,剛好遇上櫻花綻放,美麗盛況讓他難忘。


而今,由於新冠病毒的影響,日本也加緊戒備,遊客寥寥無幾;今年,那漫天飛舞的櫻花,再也無人欣賞。他悼念過去的美麗,也期待疫情過後,能夠儘快揮別這讓人心酸的荒涼。


暫時不能飛行的飛機,停列在機場。


回去,是回到了哪裏?


無數次的飛行,佔據了他生活的大部分時間。每次歸家的小小心願,只希望能多陪伴親人。三月,恰好陪伴親人了一段日子,打算在馬來西亞實行行動管制令之前,返回新加坡的工作崗位。


豈知,這一趟回去的路程,讓他終生難忘。想必是擔心馬來西亞進入行動管制,大批馬勞和遊客從馬來西亞返回新加坡。他和同事困在塞堵進入新加坡的長龍當中,車子寸步難移,短短路程竟然消磨了9個小時!


在這個貌似巨大的露天停車場,他與同事互換座位小睡片刻,離開車子到附近購買面包充饑,上網了解最新的及時路面情況 ……不知過了多久,看著車外有好一些人或拖著行李,或拎著背包,開始徒步走向關卡。

當時候就連車子也沒有所謂的社交距離。


9 個小時內,窗外的天色從光亮到黑暗,他的心裡面湧起無數個念。萬一過不了關卡呢?萬一回不到新加坡呢?可是如果倒頭,無法回到工作崗位,也許就也不能飛行了,那又如何是好呢?但,如果離開以後,也許會有很長時間回不了家,親人會安然無恙嗎?


進退兩難。除了此時此刻的徬徨,更多的是,離開親人的牽掛。當晚凌晨三點,他終於抵達新加坡的住處。但其實回去,是回到了哪裏?現實裡,是回到新加坡和工作崗位;心裡面,是回到了馬來西亞親人的身邊。

空蕩蕩的機場,旅客呀終須歸家。


這一次,是生命裡如此深刻的省思。沒有飛的小鳥,目前仍在新加坡。但終有一天,會回到原來的地方。


購買好故事創刊號,支持我們繼續創作。記載在地故事,分享美好生活。

「好故事」現已開放產品詢問咯。

只要你的產品有好故事,歡迎洽談!任何有關產品詢問/企業策劃/品牌推廣/合作夥伴,請電郵 sayastories@gmail.com,我們會儘快回覆。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
COPY RIGHT © sa ya stories studio 2020